南方农村报__新农村推动力

*

“人在就有希望”,河源市连平县上坪镇受灾村民积极进行灾后清理

2019-06-17 10:38:25 来源:南方农村报

分享到:

 
    连平县上坪镇旗石村一位村民在疏通管道,他的背后是被洪水冲翻的汽车。段凤桂 摄
  
  南方农村报记者 段凤桂
  
  6月14日,终于迎来晴天,河源市连平县上坪镇各村村民正忙碌着清理自家的房子、刷洗家具等等。部分村庄停水停电,村民就把家具搬到水边冲洗。
  
  当地有历史记录以来的最大洪水,在6月12日已退走,但洪水的痕迹依旧清晰。
  
  从旗石村村口往里走,可以看到被洪水裹挟而至的泥浆铺在路面、农田、空地和村民家中;成片的鹰嘴桃、水稻、香蕉等农作物倒伏在地;学校的围墙、村道和桥梁被冲垮,电线杆、路灯歪倒在路面;河岸边的一台小汽车,车身挤作一团,铁皮被撕裂,发动机与线路暴露在外,另一台小汽车侧翻在空地上。
  
  虽然放晴,但昨日河源市多地发布历史上首个地质灾害风险一级预警。河源市各级机关和事业单位(学校除外)取消周末休假,一律正常上班并到一线抢险救灾。
  
  据广东省应急管理厅报告,6月9日以来,受强降雨影响,河源、梅州、韶关等地遭受严重暴雨洪涝灾害,河源、梅州、韶关等7市20个县市区35.7万人受灾,19人死亡,3人失踪,5.6万人紧急转移安置和需生活救助;近3000间房屋倒塌,3700余间不同程度损坏;农作物受灾面积47.6千公顷,绝收700余公顷。昨日,国家减灾委、应急管理部紧急启动国家Ⅳ级救灾应急响应,派出工作组赶赴灾区。
  
  洪水快速涨至二楼
  
  6月10日,与前几日一样,仍是阴雨天。上午9点多时,60岁的上坪镇下洞村村民张延灿接到孙子所在小学的通知,学校停课,让他把小孩接回家。大约10点,他接回孙子及4户邻居的小孩。
  
  此时,洪水已经漫过了路面,张延灿感觉情况不妙,赶紧去自家的加工厂查看。加工厂在他的住房旁边,地势较低,里面有用于压榨花生油和高山茶油的机械设备。此时,洪水已经冲开了加工厂的大门,浸了约70公分,大约10分钟之后,涨到了1米多。也就在这个时候,他听到邻居叫他赶紧去救他母亲。“我母亲当时在门外面,门是往外开的,她想把门打开,但门被洪水压住,打不开。”
  
  张延灿有三兄弟,他是家中老大,二弟在县城做生意,三弟张延培在深圳工作。他家和三弟家只有一墙之隔,母亲一个人住在三弟家,今年78岁。张延灿的加工厂离母亲当时所在的位置大约20米。他逆着洪水拼命游过去,身上的证件和手机相继被洪水冲走。三四分钟后,他游到了母亲身边,此时洪水已经淹到了老人胸口。阻挡他们进门的是一扇2米高的纱窗门,上半部分是纱窗网,下半部分是铝合金材质。
  
  张延灿尝试把门拉开带母亲上楼避险,但直到他把把手拉断,也没能打开房门。他用拳头奋力捶打纱窗网,五六下之后,破开了一个大口子,洪水顿时涌进房内,张延灿差点被冲进去,他拼命抓住纱窗门上沿的门框,等到屋内和屋外差不多水平后,他先钻进屋内,然后再把母亲拉进去。
  
  从门口到楼梯间需要穿过客厅,大约五六米的距离。张延灿背着母亲往楼梯间的方向游,但前行不到两米,他们被家具等拦住了去路。因体力不济,他和母亲都呛了几口黄泥水。无奈之下,他又背着母亲往回游,打算到门口踩在门框上休息,等体力稍微恢复再来。“当时回到原点只有五分之二的距离,往前游有五分之三的距离,而且有障碍物,肯定两个人都会沉下去。”
  
  然而,在他们休息时,张延灿发现水位还在不断上涨,离天花板的距离越来越近,“我就跟老妈说,让她踩在门框上,我先潜水过去,再找东西救她。”张延灿游到楼梯口,迅速上到二楼找了两根木方——一根4米、一根3米——用绳子绑在一起。他下到楼梯间把绑好的木头用力往母亲的方向伸过去,想把她拉过来,但此时水位几乎挨着天花板,他已完全看不见母亲的身影,叫也没有回应。“后面我听到砰的一声,我就知道老妈没有了。”回忆到这一场景,张延灿一下就红了眼眶,声音有些颤抖。
  
  张延灿还没缓过神来,就听到隔壁几个孙子和儿媳在自家二楼的哭喊声。他再次跑到楼上,找了一把斧头,砸开了弟弟家二三楼间的不锈钢窗,钻到自己家中,把妻子、儿媳以及3个分别为5岁、7岁、12岁的孙子从窗口一一接进来,往3楼跑,“我家只有两层半,弟弟家有三层半”。
  
  最终,洪水水位停留在张延灿弟弟家的二楼,距离一楼地面约4米。此次洪灾,和张延灿母亲一样不幸遇难的老人在下洞村有4名,全部为女性,年龄最大的90岁,最小的70岁。
  
  财物损失严重但人在就好
  
  “我到现在心脏都砰砰跳,已经几个晚上睡不着了。”今年53岁的谢友茶是下洞村村民,6月10日上午10点多,她和儿媳两个人在家,当水涨到膝盖时,她让儿媳赶紧出去地势高的地方避险,自己则在家抢救一楼的物件。“我当时没想到水会这么大,以前也经历过几次洪水。”
  
  因为只有一个人在家,谢友茶没办法搬动电器、家具等大件物品,只能把一楼的棉被、衣服等往二楼运,搬了差不多5个来回后,水位就涨到了她的腹部。她立刻放弃搬衣服,赶紧跑到三楼楼顶。看到周边不远处的旧瓦房陆续倒塌,强烈的恐惧感向她袭来,她担心自家的房屋会因地基不稳垮了。
  
  谢友茶家与邻居的房子相隔不过两米,谢友茶找来一块木板架在两栋房屋之间,让邻居夫妻俩帮忙拉着她慢慢爬到了邻居家。随后,不远处的一位邻居也上到楼顶避险,还用绳子绑了一瓶水,用棍子挑过来给他们喝。“4个人在楼顶聊天,心情才慢慢放松下来。”谢友茶说,一直到等到下午三四点,水位降到安全线之后,他们才下楼去到附近的学校避险。现在,由于停水停电,谢友茶一家只能到县城的亲戚家借宿。
  
  “我现在是一穷二白了,不过,人在就有希望。”张延灿的加工厂的机械设备,以及500多斤花生油、200多斤高山茶油、2万多斤稻谷全部没了。在农户邱锦凡家,他用近乎哭诉的方式向南方农村报记者细数着家里的受灾情况:一辆汽车、两台摩托车、3台电视机、1台冰箱、1台洗衣机、2部空调、160斤花生油、400多斤桃子、100多斤大米、10多只鸡,都没了。一旁的孙子张文博则安慰爷爷说:“只要命保住了就行。”张文博今年10岁,读小学二年级,洪灾发生后,他在家旁边的公路上避险,“又冷又怕,脚都发抖”。
  
  下洞村村主任黄敬全说,该村为省定贫困村,有2100人、456户,此次受灾比较严重的是张田心和黄田心两个经济社,共倒塌了1200多间旧瓦房和泥砖房,几乎家家户户一楼都被水浸了,电器、家具、车辆等损坏严重。
  
  农作物被泥沙覆盖待清理
  
  洪灾摧毁了上坪镇部分村庄的绝大部分农作物。该镇几乎家家户户种植鹰嘴桃。旗石村东排屋自然村村民谢文辉与5户村民合作成立了隔田种植专业合作社,种了40余亩鹰嘴桃,每亩大约28棵,每棵树从种下到4年后挂果大约需要200元的成本,“此次被洪水冲走了约600棵树,有一片17亩的果园只残存了13棵。”谢文辉说。
  
  袁秀成是江西全南县人,2015年初开始到下坪镇石陂村租地种葡萄。葡萄园位于当地的主要河流小席河旁,共30余亩,前期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了60余万元。2017年葡萄园开始挂果,产量1万多斤,2018年产量2万多斤,以游客采摘和加工葡萄酒为主,平均每斤葡萄的收益约12元。根据他以往的经验估算,今年葡萄园的总产量在4万斤以上。但如今葡萄园大部分近2米高的小棚完全垮塌,被泥沙覆盖。“损失惨重,加起来可能超过100万元。”袁秀成说,他希望政府能提供些救助,帮他把园中1米多厚的泥沙清掉,“冬天剪了苗绑起来,等到明年再把棚搭起来,还有希望。”
  
  距葡萄园不远处,有一个大型光伏发电项目,成片的发电板顺着河流方向绵延近1公里,部分发电板被洪水掀翻。黄敬全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,该项目为广州发展集团投资9000余万元建造的20MW农业光伏项目,占地280余亩,其中230亩是租用下洞村村民的河滩地,租期为25年,每年每亩租金150元。项目于2016年启动建设,去年6月20日投产。记者致电该项目一负责现场业务的经理询问损失情况时,他表示,目前已经报保险公司评估,具体损失情况尚不清楚。
责任编辑:樊静东
南方农村报(938530.com)独家报道。未经授权请勿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谢谢合作。 喜欢我们的报道,动动你的小手指进行收藏吧!看完这篇还不够?请 戳这里 进入阅读下一篇!
编辑推荐
猜你喜欢
关于南农

分享

评论

加入收藏

阅读模式

#

扫一扫,使用小程序